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媒体实践与思考

有关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的一切,内容、经营……

 
 
 

日志

 
 

[转贴]宏观调控下的用友之“死”  

2004-07-19 15:1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宏观调控下的用友之"死"   左手补仓,右手被套/文   有的公司死了,但却活着。   有的公司活着,但却死了。   当年的硅谷仙童,虽然短短数年便告夭折,但其开硅谷风气之先的创造精神却孵育出了INTEL和AMD两家商业史上最伟大的半导体公司。   然而,大批物质仍然健在的公司,却因为浑浑噩噩不思进取的精神状态,等于提前宣布了自己的"脑死亡".比如,今天我们就要谈到的用友软件。   之所以用"死"这一耸人听闻的字眼儿,并不是要博得什么点击率,而是来源于一个重仓600588(用友软件)被套数年之久的投资者(我拒绝使用股民一词,不是因为不愿意当老百姓,是因为机构投资者没有被相应地称为"股官",这样大家对仗起来颇为不爽),对于用友最新的国债事件的痛定思痛。   国债下的蛋 经过和SAP的一番激烈口水战后,用友总算心安理得地坐上了CCID(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所评出的"国内ERP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宝座。(不过好像金蝶也在另一个计世咨询的评比中,也夺得了类似的招牌,呵呵,在此不确切批驳。)   然而这样一个纯而又纯的软件公司,竟然在今年年初以来国内频下重手的宏观调控中吃了一记闷棍,着实让我这个有着8年炒股经历的中小投资人大吃一惊。   如果没有理解错误的话,针对"2004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增长率9.7%"(这个数字也应该是1997年中国经济"软着陆"后的最高纪录)开展的宏观调控中,高耗能的水泥、钢铁、电解铝(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最新统计资料,2003年我国钢铁、电解铝、水泥投资分别增长96.6%、92.9%和121.9%。)才是治理整顿的重点,而作为过热之源的资金供给方,也就是国内的金融体系必然在这轮整顿中来个整体体检。   只不过这一轮暴风骤雨式的体检,拔出了国内超级悍庄德隆系的大半个萝卜的同时,带出来的泥块儿竟然有一块儿糊到了用友的脸上。   刚做了几天的中小企业板明星的江苏琼花(002002)国债委托投资的"丑闻"未完,近日恒信证券又被媒体爆出猛料。几天前,《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称,恒信证券的委托理财资金黑洞达到了45亿元。该报道还公布了部分通过恒信证券委托理财资金在1000万元以上的公司名单,其中用友软件赫然添列其中。据说,目前此事已有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而用友之后的"媒体报道不准确"的说法显然不足一哂。根据媒体对用友软件的董秘欧阳青的采访可知,用友软件所买的1亿元国债,"由于国债市场表现不佳,公司为稳健处理,以当时市值9433.9万元的国债(损失5.66%)作价1亿元转让给了大股东用友科技,此事也经过了临时股东大会的通过。6月30日之前,用友科技已经分两次将1亿元现金划给了公司。"如果鹿鼎公韦小宝在世一定也会伸出舌头惊叹一声——乖乖龙地东,那个当日拿走了巨额分红的大股东用友科技这回竟然像雷锋一样倒贴了566万元,把这个梁子给揭过去了。   事实上,国债投资的浑水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多数资金其实是通过回购的方式间接进入了股市。江苏琼花的国债投资之前也自称是"自行投资",但事实真相却是"委托理财"而非"自行国债投资",这与恒信证券的委托理财清单是基本一致的。用友软件现在也解释"该笔国债投资是自行投资"而非"委托理财",却与恒信证券的委托理财清单相矛盾。媒体因此质问,用友软件是否"诚信"?   不过,就我这个小小的投资者来说,我早已经不关心是否"诚信",这件事更让我彻底下定决心斩仓出局。原因很简单,这样一家原本和宏观调控八杆子扯不上关系的软件公司竟然不甘于游离于国内主流经济话题之外,非得"狗挑门帘子——露这一鼻子",说不定这几天刚开始的"全国打一场对网络色 情的人民战争"再把这哥们儿卷进去,那我可就亏大了。   不买用友股票的10大理由不过,作为一个理性的投资者来说,放弃一只原本自己一直看好的股票,当然要有一些非情绪的原因。在此未能免俗,勉强列出不买用友股票的10大理由,供各位看官批评。   1、主营业务增长疲软根据用友软件2003年报显示,2003年用友软件共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02亿元,同比增长了23.2%.然而从年报的财务数据上看,似乎还是问题颇多。   2003年 2002年 发展速度主营业务收入 601572932 488215150 1.23主营业务成本 42418988 39266253 1.08应收账款净额 52433091 37668640 1.39存货 3116340 2138242 1.46净利润 74911911 91605983 0.82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 104531526 83797297 1.25净资产收益率 6.7% 8.4% 0.80每股收益(元/股) 0.62 0.92 0.67每股净资产(元/股) 9.28 10.94 0.85   从上表可以看出,2003年度较2002年度的应收账款和存货都有较大幅度的上升,分别是39%和46%,这个应当是一个相当不好的兆头,当然也会由此带来净利润的下滑,下滑了18%.这里面还有一个不易觉察的问题,主营业务成本增长了8%.对于一个产品和渠道都没有发生本质变化的软件公司来说,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大量固定成本应该逐步摊低才对,哪里有生意越做越多,成本越来越高的道理?   2、有钱也不能脱胎换骨根据用友软件的2003年度年报,ERP软件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70.4%,服务业务总收入首次突破亿元。   实际上,在上市前,用友软件就已经在国内ERP软件领域崛起了,而上市后募集的9亿元资金既没有让用友ERP获得超常规的速度增长,也没有什么革命性的新产品来改变用友软件营业收入中ERP一股独大的局面。换句话说,上市前后的的用友软件在主营业务的能力上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那我们这些投资者斗胆问一句,您上市干吗?   3、电子政务钱途无亮实话说,王文京拿出4260万元的真金白银把干财务软件时候的老对手安易软件公司买下来去拓展电子政务,看似是一步不错的好棋。据此,用友软件声称"公司成功完成从财务软件向管理软件的业务转型,并拓展了电子政务、软件外包两项新软件业务。"然而,电子政务在近两年从百亿工程一直忽悠到万亿工程,用业内人士的一句话讲,"除了用奔四的机器打印票据之外,省下来的时间都用来翻扑克牌。"这样好大喜功的形象工程,对于当前的这一届务实型政府来说,彻底整治估计是迟早的事儿。   4、老套的软件园在6月9日下午手擎奥运火炬穿越清华大学的王文京,是这次雅典奥运火炬传递活动的148名火炬手中唯一的软件企业代表,可谓礼遇极高。   不过,在东软和托普玩了N多年的软件园之后,王文京竟然也没有抛开这个中国特有的"软件业的房地产公司"情结,在上市不久即马不停蹄地开始了用友软件园的建设,据悉用友软件园的建设面积达682.8亩。目前,用友软件早已经开始向永丰基地分期支付1.7亿元土地建设开发费,另据用友的官方消息,到2005年,用友公司将入驻"可容纳上万人同时办公、世界一流水平"的用友软件园。   我个人相信,用友软件园肯定是世界一流的,因为我们没找到德国的SAP软件园和美国的微软软件园、ORACLE软件园。尽管世界上最好的软件企业当然不在中国,但世界上最好的软件园一定在中国,对此我们抱有强烈而不可战胜的信心。   5、入股银行麻烦多多实话实说,有一件事情王文京做的是极漂亮的。根据用友软件2002年12月31日发布的公告:用友软件将以每股1.7元的价格向北京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认购其拟发行股票5000万股,并以自有资金预付8500万元。   早在90年代末期,国内一批练空手道的民营企业就已经觉察到国内银行监管的力度在不断加大,上市融资的成本和风险也在空前提高。而处在四大银行挤压之下的城市商业银行一度步履维艰,资产负债率很高,资本充足率也很差,按照巴塞尔协议早就该关张大吉了。   这时候,一些"目光远大"的民营资本(也包括国有资本)以救世主的姿态推门而入,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前10大股东的地位,而接下来就要以之为根据地大干快上了。   事实上,自从城市商业银行公开增资扩股以来,违规事件比比皆是。较早的有广州市商业银行事件。1994年组建的广州穗丰、汇商城市信用社,分别由广州国威公司和国商集团控股。自成立伊始,这两家信用社便在国威公司、国商集团和广州拓业集团的操纵下通过高息吸存、账外经营等非法手段为企业圈钱。两信用社并入广州市商业银行后依旧在股东的操纵下从事非法经营,最终导致该行出现严重的金融风险。最近的有成都市商业银行违规票据事件。2002年10月成都市商业银行完成增资扩股,与大股东尚未度过蜜月期,就在2003年曝出巨额违规票据问题,其与新入主的第二大股东北大方正集团的关联企业进行的两项票据贴现也高达9.8亿元,占到该行净资产的78%.不过,略略滞后的国家监管还是该来的就来了。   6月24日,全国城市商业银行工作会议在偏远的银川召开。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面对台下112家国内城市商业银行的代表强调:"严禁股东违规获取银行贷款。今后新参股城市商业银行的企业,应当书面承诺不从银行谋求股东权益以外的任何利益。"在这次会议之后,银监会是否如约刮起监管风暴,大家还是拭目以待吧。   6、大股东提现不手软熟悉用友软件的朋友一定还知道2年多以前的那次分红事件。   用友股份2001年以每股36.68元的价格向社会公开发行2500万股,扣除费用后总计筹资8.875亿元。董事长王文京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共持有55.2%的股份,且其部分股份不能流通。当年,用友股份的年报收益为每股0.70元,10股派6元的分红即把利润的85.7%(0.60/0.70)用于分红。高派现故事尚未结束,余震未了的2003年4月底,用友再次公布高派现年报。结果当然是越派股价越低。   业内人士认为,欧美上市公司一般是将税后利润的30%至40%用于分红,日本的上市公司一般将税后利润的10%至15%用于分红。相比之下,用友股份的分红比例确实偏高。   而该分红的结果是,实际最大股东王文京的股票虽然不能流通赚得一二级市场价差,但通过分红方式一次就合法地取得3313万元的现金,投资的回报率高达54%,而其股权又不会被稀释。而流通股股东即使以发行价36.68元计算,其投资回报率也只有1.6%。   这一把玩得够狠,也足够让投资者痛入骨髓。   谁能保证这一幕不再重演?当然,如果股价足够低的话,大家也无话可说。没办法,卖完等着吧。   7、越来越不像软件公司用友自上市以来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越来越不像一个软件公司。   像刚才总结的"投资国债"、"入股商业银行"、"建软件园"等等,如果以用友自己设定的目标来看——到2006年,成为亚洲领先的管理软件公司,2010年成为世界级软件公司——显然,用友目前的全部资金和注意力应该全部投入到软件主业上去,必要时应该抓住时机、集中资源、果断并购欧美市场上有一定专长的中小软件公司,从而大幅度提升自己本身产品上的不足。   但是很遗憾,我们看不到一个真正被自己的目标所驱动的用友,按眼下的目标来说,也就是和当年那些高喊着进入财富500强的大国企一样,时过境迁,自己都忘了说过什么了。   8、空洞的国际化大饼令我始料未及的是,自联想以来的国内IT企业国际化口号潮,竟然从有着OEM代工底子的硬件厂商逐渐波及到了忘了自己怎么起家的管理软件厂商来了。   熟悉点儿国内财务软件前世今生的朋友一定记得大名鼎鼎的"许十条". 1989年,财政部颁布了中国第一个会计电算化管理办法《会计核算软件管理的几项规定》,提出了对财务软件的"十条基本要求",这也就是后来在业内广为流传的"许十条".规定同时提出实行商品化会计核算软件评审制度,"许十条"即作为评审标准。   正是靠着坚不可摧的"许十条",国外的财务软件和ERP等管理软件被这一非关税壁垒挡了个结结实实,国内的财务软件乃至后来的管理软件才有了长达10年的"产业幼稚期",发展壮大到今天和SAP等国际厂商一较短长的地位。   如今,与撤去了绑缚的国际对手厮杀正酣难分胜负之际,用友却枪口一转,要去国门外面练练,不由得让我倒吸了口凉气。如果说有一两个非中国本土的客户就算国际化的话,那这样说来似乎并不难,但是如果真的把海外市场营业收入占到百分之几十以上(事实上我国软件企业国际化程度非常低,国际化程度高的东软股份软件出口业务只占收入的7.39%,),这恐怕连没有国情问题的家电厂商都不敢放言。   就凭刚开始融的那9个亿,这国际化也扯得忒远了点儿吧。   9、股价回归远未结束说到这里,可能才点到中小投资者的心坎儿上。   即便以今天不足20元的股价而论,曾经在上市当天冲到100元的用友股价也还是太高了。从盈利能力的趋势上看,尚看不出用友有突然呈现连续性业绩激增的可能,30多倍的市盈率在中国国情下还能存在多久,实在是未知数。尤其是QDII也开放在即,以不到2个港币买金蝶的诱惑,相信一定比现价买用友更吸引看好国内管理软件市场的投资者。   10、盯着后面开车说到这个问题,相信熟知南蝶北友的朋友一定早已经厌倦了两家10年来的漫长口水战。   令人费解的是,自称一直是国内财务软件老大的用友却在市场策略(你唱EAS,我喊RTE)、用人策略(你请黄骁俭,我找何经华)、产品策略(你有K3,我来U8)、并购策略(你买开思,我拿安易)上一直瞄着排在自己身后的金蝶。双方的员工也在漫长的敌视中对互相攻击对方的失败案例和管理缺陷乐此不疲。看上去,王文京在开车的时候好像一直在看着后面,而不是前面。不消说,这样的司机可是有点儿让乘客恐怖。   打了这么多年的口水仗,用友在产品技术、品牌推广和市场营销上能力平平的情况早已经暴露无遗,平白无故地乐坏了各大IT媒体的广告部,挑动金蝶斗用友,早已经成为万变不易其宗的法宝。一个活动只要说金蝶赞助了,用友就一定会出更高的价。   瞧瞧,这不是孩子斗气的水平嘛。   用友,越堕落越快乐?   坦率说,这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潜意识中的感觉。   创业16年的用友在获得国内管理软件各项殊荣的同时,整个公司进入一种缺乏激情和创业精神的平台期。在苏启强、吴铁、薛峰等创业元老们先后离开用友之后,这种讲求稳健、动作迟缓的感觉在外人看来更加明显。   如今,用友软件的管理费用开始激增,手握大把投资人给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很可能会让这个平台期变得更加漫长和堕落。同时产品、技术和服务的进步也同样缓慢得让客户难以接受,仅仅今年以来,用友的NC产品就爆出一系列的问题,先是坊间传说用友NC在广安爱众股份公司实施效果非常差,再有就是《21世纪经济报道》以一篇《NC方案测试初尝烦恼:用友险遭天音"退货"》的稿子引起轰动。   而且,参股银行、圈地做软件园,也让曾经说过"软件以外的产业再大的诱惑,也不去做了,因为软件产业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产业方向"的王文京变得越来越像那些非常善于在政府和产业之间长袖善舞的转型期富豪们。   事实上,变化迅速的软件业恰恰是偏执狂们的天下,那些四平八稳的公司往往很难有长久的生命力(当年盖茨出于求稳的考虑差一点儿就因为对互联网的判断失误而错失潮流),反倒是那些敢于不断否定自己的公司才能走得更远。去年8月Siebel总裁Tom Siebel在一年一度的DCI CRM展会发表的题为"CRM之死"的演讲让几乎震惊整个产业,这种彻底的反思和自我否定的勇气殊为可贵;像ORACLE的拉利。埃里森也是个疯狂偏执的凶汉,以其出身于IBM一个位卑言轻的小工程师能令ORACLE雄踞数据库市场10数年,连IBM本身也是连连并购,才勉强使DB2稍占上风,拉利。埃里森狂飙猛进的作风恰恰是ORACLE的核心竞争力……   如今这种疯狂的劲头已经在用友身上难以寻找,这也正是用友之"死"的本意所在。   本文的目的也并非意在攻击用友。中国管理软件行业积10年之功,才有区区用友、金蝶、东软等佼佼者可数,他们崛起时的每一个前进的脚步,背后都是中国企业用户们用大把的资金和人力物力来堆积起来的。这一成就得来不易,却毁之甚易。   倘若本文能激发用友软件继续卧薪尝胆浴火重生,当是国内软件业力挽疲态继续高歌的希望所在,也是大批在50元以上购买用友软件股票的中小投资者的梦想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